正文
返回
首页
开始了!全国查医药代表 拉入“黑名单”!
2019-10-21

这是一个全国性的行动,多地对医械代表都变得不那么友好。

大三甲医院通报,终止相关合作

10月15日,四川省人民医院官网发布《关于对违规供应商处理意见的通告》,一批医械(医药)代表、供应商及其法人、涉案高管被列入黑名单,永久禁止参与医院采购。

通告指出,根据四川省监察委员会《监察建议书》要求和医院相关规定以及医院与供应商签订的合同相关条款,经医院研究决定,对“围猎”医院工作人员、存在商业贿赂行为的公司或相关人员关联公司作出处理。

终止合作、钱款延后。根据与供应商签订的合同约定,立即停止与违规公司合作。还有未支付货款的,延期两年支付。

进黑名单、永久禁止。将违规公司纳入医院采购“黑名单”,永久禁止其参与医院采购。

牵连高管、严查挂靠。违规公司法定代表人、涉案高管等列入“黑名单”,禁止其相关联的公司参与医院采购。一旦发现“黑名单”上人员挂靠其他公司参与医院采购,立即停止与挂靠公司合作、停止付款,并将该挂靠公司纳入“黑名单”。

上报省委、公开处理。文件指出,医院会把相关违法情况抄送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和省卫健委,同时在医院官网及供应商群公开发布处理决定。

该通知的附件,公开了违规企业的名单,涉一批医疗器械公司。

医械代表,这些行为都违规

从上文的通报中可以看到,处理决定十分严重,涉及多方。究其原因,要从8月该院发布的《关于整治医药代表“满院飞”问题的实施意见》说起。

8月中旬,四川省人民医院下发整治医药代表的《实施意见》,内容显示,药械代表频繁出入医院,增加了医院工作人员被“围猎”的腐败风险,败坏医院风气,必须严加整治。

频繁,是一个重要原因。

具体来看:据《实施意见》内容,要持续消除“被推介”空间,鼓励公开质疑,对价格高、质量劣、服务差的耗材或药品,按程序重新组织采购,予以替代,并按医院规定对质疑成功者奖励。

同时,深化制度流程调整和权力合理配置,使“少数人甚至个别人说了算”成为不可能。严格执行“论采管用”相互分离和关键岗位轮岗制度,强化权力环节制约。

坚决执行药品耗材入院遴选两个“2/3”集体决策制度,切实避免不公开不透明。根据《实施意见》,临床医技科室接待药械企业仅限于药械学术代表。

医药企业学术代表名单应报临床医技科室并在医学装备部和药学部备案,禁止药械销售代表进入医疗服务区域从事商业推广活动。

同时,实行“三定一记”管理,即药械企业向科室提出申请,由科室定时间、定地点、指定医务人员参与接待和沟通,有关情况做好原始记录并向科干会通报。

除招采部门、项目实施部门特殊需要外,医院各部门、各科室原则上均不在非集中推荐日接待企业来访。

对未经预约登记的医药学术代表,安保巡查人员不允许其进入,临床科室及工作人员不得接待。

医院保卫部牵头加强院区不间断巡查管理,发挥医院安保监控系统作用,引入人脸识别智能系统,定期开展大数据分析,精准发现、及时处置违规行为。

除此,《实施意见》还强调,充实医院特勤队伍力量,强化特勤队伍职能职责,加强素质能力建设和履责担当,净化医疗服务环境,防止医药代表“满天飞”。

对违规企业,根据相关规定给予限制采购、限制支付、终止合作等处理,涉嫌违法犯罪的,移送有关部门处理。

同时,要求纪检监察、人力资源等有关各部门通力协作,对违反前述规定的科室及人员,区别情况给予约谈提醒、全院通报,直至依纪依规给予党纪政纪处分等处理。

由此可见,药械代表回归学术推广大势已定,在合规的压力下,大批药械代表正面临转型和淘汰。

多地相关办法出台,严管

不仅仅是四川省,其他省份、地区药代的工作越来越难了。

备案登记后,违规即停用。8月,张家港市某人民医院对医药推广人员的治理方案中明确要求,所有医药推广人员需取得生产企业和配送企业的法人授权书原件、提供身份证明,经药学部审核填写《医药推广人员登记备案信息表》后,至监察科登记备案后方可从事药品学术推广活动。

同样,绍兴市上虞人民医院也正在试点医药代表备案登记制度,对医药代表的从业内容、准入要求、处罚方式等进行“三定”。

根据多份通知总结来看,院方都将全天候实时监控和不定期明查暗访,并规定医药代表、药企和医院违反禁止事项后的处理方式。

一旦发现医药代表违反相关规定,将限量或停用相关药品,同时追究当事科室的责任,对涉事医务人员进行约谈、通报批评。

规定接见时间,细化到小时。江苏省市某医院,贴出了九不准,来规定医药推广人员的合规,院方要求,医院实行医药推广人员登记备案制度,所有推广人员需取得相关的证明。备案时间为每周三上午,其他时间不接待。

更为严格的是重庆市某部队系统医院下发通知,规定药代进入部队医院的具体时间,具体规定非常细化,定时定点定人接待。

每周三上午8时至12时,药剂科主任在药剂科主任办公室接待各医药代表,办理业务;周五上午8时至12时,药剂科采购员在药剂科采购办公室接待各医药代表,办理业务;每周三上午8时至12时,医学工程科主任在医学工程科主任办公室接待各医药代表,办理业务。”

疼痛之后,怎么生存

医药代表,是在上世纪80年代,随着外资药企的进入逐渐为人们所知。他们活跃在医疗机构和医生身边,介绍新药知识,收集不良反应、临床需求,为促进合理用药、提高医生诊疗服务水平作出了重要贡献。

然而,当药品市场竞争日益激烈,他们通过各种“带金”营销手段,比如回扣、咨询费等,想方设法让自家药品开进医生的处方中。这一做法腐蚀了医务人员队伍,诱导公立医疗机构偏离公益性,进一步衍生出以药养医的灰色利益链条。

由此可见,医药代表目前的境遇,不难理解。

然而,即便这一职业被各界口诛笔伐,需要重新审视。

目前市场更新速度非常快,临床适应症也在每天更新。而来自企业的医药代表带着大量的知识,在西方国家,医生73%新知识来自于医药代表的讲解,国家药品不良反应报告中90%以上由医药代表收集。

可见,医药代表有其重要的职业价值。

让医药代表回归本位,就需要告别和销售员的“混合体”状态。有人说,“2019年是医药代表苦苦挣扎的一年”。

所以,医械人、医药人必须看清楚这个趋势,带金销售毫无疑问和政策驱动的方向是相悖的,医药代表应该回归本位,体现职业价值,无论是转型还是继续挑战,都是职业发展的重大新生与蜕变。

参考文献:

李红梅,让医药代表职业回归本位.中华工商时报, 2018.1.5, 第 003 版.评论博览

相关阅读
6万盒劣药流入市场 竟是常见药诺氟沙星胶囊 >
17地区联合 耗材谈判来了 >
经销商拖欠货款2900万元 被美康生物起诉 >
百亿眼科用药市场TOP10产品曝光 恒瑞、康弘、兴齐眼药发力 >
南京国际生命健康科技博览会带你揭秘密生物医药及服务展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