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返回
首页
主动撤网,或为药企2020年业绩“埋雷”!
2020-05-27

5月25日,山西省药械集中竞价采购网挂出了两则通知,包括辰欣药业、成都地奥制药集团、石药集团、哈药集团、神威药业等在内的25家企业提出申请,撤销直接挂网产品平台挂网资格,涉及66个药品品规,企业还做出全国统一不供货承诺。撤网药品包括氯化钠注射液、双黄连颗粒等。

事实上,自去年以来,与部分直接疫情相关受益股相比,很多基药类的上市公司的市值,除了在疫情期间有过短暂的上涨之外,其股价已经开始掉头向下。这些上市公司旗下的基药撤网,或许是其股价萎靡的原因之一。

药企无奈撤网 辰欣药业影响最大

撤网药品中,包括氯化钠注射液、葡萄糖氯化钠注射液等。其中,有的品规属于基础输液,如辰欣药业的氯化钠注射液(100ml:0.9g)、葡萄糖注射液(250ml:12.5g);有的是省集中招标中标基本药物品种,如哈药集团中药二厂的双黄连颗粒(无蔗糖)、法莫替丁注射液(2ml:20mg);省集中招标中标非基本药物,如成都地奥制药集团的盐酸贝那普利片(10mg)等。

此外,双黄连颗粒、克拉霉素胶囊等临床大品种也在其中。

在66个品规的药品中,辰欣药业及其控股子公司辰欣佛都药业(汶上)撤网的药品最多,合计有22个品规的药品申请撤网,包括4个品规的氯化钠注射液、5个品规的葡萄糖氯化钠注射液、8个品规的葡萄糖注射液,以及双氯芬酸钠滴眼液、妥布霉素滴眼液、曲咪新乳膏、盐酸安普乐定滴眼液、法莫替丁注射液(2ml:20mg)。

其次为石药集团,旗下的欧意药业、中诺药业、银湖制药三家公司合计有8种药品的12个品规产品申请撤网,其中9个为省集中招标中标基本药物,2个为省集中招标中标非基本药物。

辰欣药业2019年报显示,公司累计实现营业收入41.13亿元,比2018年同期增长8.00%;实现净利润5.15亿元,比2018年同期增长2.19%。小容量注射剂实现营业收入8.78亿元,比2018年同期增长19.61%,而毛利率同期提升6.88个百分点。滴剂和膏剂本年度实现营业收入2.8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4.05%,毛利率比去年同期提升2.16个百分点。公司独家包装的PP安瓿产品销量同比增长87.78%。

辰欣药业如此好的业绩,但是市场仅仅给予其16.4倍的市盈率,以及不到1.5倍的市净率,或许基药不断撤网成为其股价难以上涨的原因之一。

招标价过低 原料成本暴涨 药企进退两难

企业申请撤网的主要原因是该品种已无法盈利。

医药企业主动申请产品撤销挂网,是近几年医药行业内的常见现象。如今年1月8日,海南省医药集中采购中心就曾发布通知,自2019年4月以来受理的药品撤网申请合计涉及250个药品,其中171个是由于生产成本上涨、不能正常供货、生产线改造、生产线停止等原因导致停产。

近几年,原料药垄断现象严重,价格飞升,除国家有关部门应加大打击力度外,最关键的是放开原料药备案制度。

药企的药品挂网后再撤标,就意味着药企选择了废标。

药品废标的后果是什么?据了解,药品一旦废标、撤网则意味着将退出市场,失去了原来的市场份额,其代价自然不小。除此以外,按照招标和征信管理的有关规则,这些生产企业还有可能被纳入信誉不佳企业名单,且其他省份也有可能放弃这类企业,这些企业以后继续参与投标的机会将会变得非常渺茫。

今年4月23日,海南省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发布《关于公示部分新增挂网及撤网药品信息的通知》,通知中提及,阿魏酸哌嗪片、曲匹布通片、碳酸锂片、肝素钠注射液、盐酸布比卡因注射液5个药品因成本上涨,申请撤网。

不仅海南,四川,福建、浙江、甘肃等多个省份今年以来均出现过药企主动废标或者撤销挂网的情况。为什么企业要冒着被列入不良记录的风险,都要退出市场呢?有业内人士表示,企业退出市场也是不得已为之。

一方面,这些药太便宜,企业无利可图就放弃。近年来,由于原料和生产成本逐年攀升,药品价格又太低,药企利润微薄甚至根本赚不到钱。

药品价格下降已经是大势所趋。例如,湖北亿雄祥瑞药业的肾炎四味片(0.36g*100片),其2018年在四川的中标价为20.35元,而2011年其在吉林的中标价为24元;鲁南制药的蝎子蜈蚣等药,以往价格只需几十元,现在翻了二三十倍,有的甚至是五六十倍。

四川省针对药品上网交易生产经营企业就有规定,违反合同约定等行为的,一次违规的,给予10个工作日的整改期限,期间暂停涉事产品挂网资格;逾期整改不到位的或整改后在同采购周期内再次发生违规行为的,该企业列入一般不良记录,并取消涉事产品参与采购资格和结果,两年内不纳入四川省集中分类采购范围。

《内蒙古自治区药械集中采购不良记录管理办法》则规定,药械生产经营企业及其代理人存在第十一条规定情形,视情节轻重给予约谈、通报、警告、严重警告。拒不改正,已造成严重后果的,列入采购供应不良记录,取消该企业所有产品在自治区药采平台的交易资格。自公布之日起2年内不接受该企业及其法定代表人参加集中采购的申请,全区参加集中采购的各级公立医疗卫生机构2年内不得以任何形式采购其产品,已签订购销合同的自不良记录公布之日起合同自行终止。

事实上,对药企来说,放弃了一个省的市场,也就意味着放弃了全国市场。很多药企为了保障两年后能够重新进入市场,选择了撤网后,不向全国市场供货的承诺。

因此,今年对于很多上市公司来说,越来越多的药品撤网,或许将会成为2020年业绩埋雷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之一。

相关阅读
5000余产品暂停挂网 符合这几个条件的被市场大面积清出! >
药品销售金额TOP20(4、5月份) >
上市药企虚开发票超900张,涉案近8千万,CSO遭严打 >
耗材降价谈判:美敦力、雅培、乐普、微创... >
恒瑞、人福“抢食”百亿麻醉剂市场!TOP10产品仅1个过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