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返回
首页
拖欠经销商货款 大三甲被调查
2020-06-29

处罚医院财务科科长

医保局:约谈拖欠货款的医院

近日,苏州市医保局发布《苏州市药品(医用耗材)采供责任约谈制度(试行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明确要求约谈拖欠货款的医疗机构。

《征求意见稿》显示,医疗机构有下列违规行为之一,行为发生地所在市、区医疗保障行政部门应主动对其约谈:

(一)未按规定与供货企业签订相关合同(集采品种);

(二)未如期完成合同约定采购量(集采品种);

(三)连续三个月在江苏省药品(医用耗材)阳光采购和综合监管平台(以下简称省平台)采购报量、发送订单、到货验收等操作规范不及时、不准确;

(四)未按时支付供货企业货款;

(五)公立医疗机构擅自线下采购药品(医用耗材)等。

除了苏州市,近期福建省莆田市人民政府也发布《中共莆田市第一医院委员会关于巡察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针对拖欠货款等问题对医院作出调查。

通报显示,就关于长期拖欠供应商货款,耗材回款一拖再拖等问题,对莆田市第一医院财务科科长给予通报批评,并调离岗位。据了解,莆田市第一医院创建于1959年,属于三级甲等综合医院。

针对耗材回款不够及时等问题,上述通报显示将根据货物类别以及合同约定情况,对欠款进行分类,拟定还款计划,从2018年起按财务入账时间顺序安排汇款,排款总额超过30万的上报院党委会研究,研究通过后重新履行付款审批手续,经过分管财务副院长、院长审批后进行汇款。

药械企业回款之痛

医院回款慢、回款难一直是药械企业的头疼之处,回款慢的案例在国内不在少数。

2016年,湖南省商务厅给湖南省医改办发函,称湖南几家大医院以“医院药品运营成本和药事管理费用无处体现”为由,已经连续三个月停止支付药品货款。

据当时《三湘都市报》报道,记者从湖南省药品流通行业协会了解到,2016年,仅湖南湘雅医院、湖南省人民医院、湖南省儿童医院等20家公立医院就拖欠了长沙40余家药商超过100亿元的药品货款。

为了维持药品的正常供应,甚至有部分药商只好高利率向民间机构借贷,仅此部分损失每月就高达20万元。

两年后这一问题仍未得到有效解决。2018 年 9 月,湖北省医药行业协会调研了 8 家有代表性医药商业企业,结果表明,公立医疗机构药品回款账期最长达 960 天,欠款金额最高达 8600 万元。

2018 年 7 月,河南省审计厅连发 8 条通告,公布河南省 7 家三级医院2016 年 1 月至 2017 年 6 月财务收支情况审计结果。

其中,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拖欠供应商半年以上药品、器材、设备款等超过 1.25 亿元;河南省胸科医院拖欠药品、试剂款近 1.6 亿元。

医院回款为何这么慢

有业内人士分析,两票制让医院和药械企业之间的回款问题更加明显。

在两票制出台之前,企业并没有直接面对医院,而是通过经销商或流通企业把产品销往医院,生产企业的回款压力被转嫁到下游经销商或流通企业身上。

2017年4月,两票制开始实行后,生产企业需要直接面临医院,垫付资金的压力回到药械企业,这些企业同时面对全国多家医院,回款压力可能会成倍增长。

医院背后的医保似乎也是能否及时回款的重要因素之一。

医保费用是医院收入的重要来源。医院先垫付费用,医保再与医院进行结算,而一旦出现医保没有及时结算的问题,再加之医疗救助、患者欠款等问题,医院的运转就会受到影响,长此以往酿成回款慢的问题。

据了解,在医院和医保之间实行的多是原卫生部推行的 " 先看病后付费 " 制度,如果医保部门能够及时支付医院,医院的资金压力便不会太大。

但是据相关业内人士表述,医保部门一般会在一年半到两年内复查医院是否违规,如果违规,可以拒付钱款,因此正常情况下,医院收到医保垫付部分的回款,可能需要一年甚至更久。

再加上药品、耗材取消加成,人力、物力成本上升,部分医院收入无法实现收支平衡,不少全国公立医院业务收入结余为负,负债运行,公立医院长期债务问题也有待化解。

此外,医院与企业之间的不对等性或许是造成回款问题的重要原因。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8年5月,原安徽省广德县人民医院院长徐明亮因受贿被告,行贿人多是药械公司的业务员或经理,近 10 位证人表示,给院长塞红包就是为了能在回款上多倾斜,多关照,不让公司资金压力太大。

据业内人士分析,对于回款问题,医院占有绝对主动权,因此部分医院把回款当做与企业谈判的筹码或优势。

相关阅读
5000余产品暂停挂网 符合这几个条件的被市场大面积清出! >
药品销售金额TOP20(4、5月份) >
上市药企虚开发票超900张,涉案近8千万,CSO遭严打 >
耗材降价谈判:美敦力、雅培、乐普、微创... >
恒瑞、人福“抢食”百亿麻醉剂市场!TOP10产品仅1个过评 >